谢衣之徒

简单粗暴,清晰明了

拉普拉斯定理:

以螺蛳粉为例,说说我眼中抄袭、撞梗、引用和借鉴的区别:
1.抄袭和撞梗
A和B都写男主出车祸失忆之后爱上女主——这是套路;
A和B都写送外卖的男主出车祸爱上路边卖螺蛳粉的女主——这是撞梗;
A先写送外卖的男主在路上踩到一坨榴莲摔倒,手里的螺蛳粉飞出去又倒扣回男主脸上,男主因为吸入粉丝险些窒息,路人纷纷掩鼻只有酷爱螺蛳粉的女主上前做人工呼吸救醒男主。
C把榴莲换成香蕉,螺蛳粉换成桂林米粉——这是抄袭。
2.抄袭、引用和借鉴
A写:螺蛳粉有种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,爱憎纠缠、混沌复杂,恰似我前男友的校服领子——他是柳州人。但校门口的螺蛳粉闻起来像我弟的脚底板,吃起来感...

“两姓联姻,一堂缔约,良缘永结,匹配同称。看此日桃花灼灼,宜室宜家,卜他年瓜瓞绵绵,尔昌尔炽。谨以白头之约,书向鸿笺,好将红叶之盟,载明鸳谱。此证。”
——民国结婚证书
“凡为夫妇之因,前世三生结缘,始配今生之夫妇。若结缘不合,比是冤家,故来相对……既以二心不同,难归一意,快会及诸亲,各还本道。愿娘子相离之后,重梳婵鬓,美扫蛾眉,巧呈窈窕之姿,选聘高官之主。解怨释结,更莫相憎。一别两宽,各生欢喜。”
——民国和离证书

【笔记】假正经参考指南

1.3——淮南子

猰貐、凿齿、九婴、大风、封豨、修蛇皆为民害。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,杀九婴于凶水之上,缴大风于青丘之泽,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,断修蛇于洞庭,禽封豨于桑林,万民皆喜,置尧以为天子。

1.4

【参辰】【移人】【腓腓】

信知尤物必牵情,一顾难酬觉命轻。曾把禅机销此病,破除才尽又重生。

枕前发尽千般愿,要休且待青山烂。水面上秤锤浮,直待黄河彻底枯。白日参辰现,北斗回南面。休即未能休,且待三更见日头。

1.5——赤松子章历

  五腊日

  王长谓赵升真人曰:子知五腊日乎?赵升真人曰:吾於鹤呜洞侍右,闻先师与郁华真人论之,五腊日者,五行旬尽,新旧交接,恩赦求真,降注生气,...

2

【20161216】【基三and搅基场】(续)

1

最近终于又开始打JJC了。

加入了一个帮会,

加入的缘由是某一天闲来无事,跟了个YY战场。指挥是不知道哪年哪月曾经跟过的一个指挥。毕竟战场就那么多,玩了这么多年,没跟过谁才是稀罕事。

于是,我们连输了四把……

四把。

其实我是很无所谓的,毕竟只是因为闲着,找点事做,赢了最好,输了也无所谓。

但在我吃完晚饭上线,点了队长入队参加第五把的战场时,指挥笑出了声。他说:“某某某你这个心理素质还是可以的啊,连跪四把还敢来。”

我在队伍频道打字:“那是。”

指挥似乎是洗了脸洗了手,终于黑极而红,拿了首胜。

战场结束,他问:“我看你这么有耐心,要不要来我们帮会啊,BLABLABLABLA...

【杂谈】清风明月,凌霜傲雪——浅谈宋晓薛

为什么要把标题倒过来呢,因为这样显得比较有逼格。

【前章】

读完魔道已经很久了,在四月那个初至义城的凌晨,我为两位道长哭红了眼,在那个夜里,我与朋友絮絮叨叨颠来倒去说了很多。随看随感,语言未经整理,糙得很。



那时我真是十分难过,误会叠加着阴差阳错,就再也没有机会诉说,即便是多年后真相大白,最好的人早已错过了。

我多么希望他们好好的,明月清风晓星尘,傲雪凌霜宋子琛。天造地设,天作之合。

比起宋岚,我是喜欢着晓星尘的,喜欢的小心翼翼,捧在手里还怕碎了。然而命运么,早就决定好了,要让他碎的。

如同沈谢大军的轰轰烈烈,薛晓也异军突起了。我时常将他们放在一起比较,幼稚如沈夜,邪顽如薛洋。...

35 32

【随记】七月与成都

活了二十多年,没坐过飞机。原以为大学四年终究有一回能坐上,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一个轻装上阵不怕耽误的机会。所以这头一次便落到了去成都的路上。
很微妙。
我向来不喜欢失重感,宁可坐过山车,也不想坐海盗船。那种轻飘飘无处借力的感觉,完全丧失自我控制能力的感觉,还不如让我自由落体。
我喜欢巧妙的颠簸,像那辆直冲大学城而去的Brt,起起落落颠个过瘾,却又不硌得难受,也不会飞起来撞在车顶。就像强气流中的飞机。
爽快。
脑子里想着机翼爆炸机身颠倒急速迫降之类的事,嘴巴里嘎吱嘎吱嚼着苹果片,跟困的睁不开眼还要微笑的漂亮姐姐说,可乐不加冰,谢谢。
突然就想到了“What would you like to drink...”...

【翻译】同人界粉丝圈:一则值得警醒的故事

一时无言

摸一条黄鱼:

历史总是在重复。不老歌有点像dw,至于lof嘛,无疑是汤不热。

天空停留地:

YIHE陳:

  
   

原文



随缘的备份。



-

   ...

【笔记】陆游诗选

最近因为一句诗,突然喜欢上陆游,想把他的诗背一背,然后发现他简直高产到不行。整个人都是懵逼的。就好像爱上了一个学术大牛然后发现他每年有100篇SCI。

另外小米自带输入法,无论是笔刷还是辨字都舒服极了。瞬间就爱上了手写。 


1,夜读兵书(1155or1156)

孤灯耿霜夕,穷山读兵书。

平生万里心,执戈王前驱。

战死士所有,耻复守妻孥。

成功亦邂逅,逆料政自疏。

陂泽号饥鸿,岁月欺贫儒。

叹息镜中面,安得长肤腴?


注:①耿,照明。

②《诗经•伯兮》,“伯也执殳,为王前驱”。

③孥nú,子女。


记:时陆三十二岁,他活了近九十岁,却在三十...

1

【初乐/谢乐】偏心(2)

「三年前,谢宅」

月光透过落地窗洒落在地板上,乐无异睁开眼,看到那人撑着胳膊,面容隐藏在阴影之下。

他知道,那个人在看着他,看不见那个人的目光,却能感受到被注视时的温柔。

“梦到什么了?” 淡淡的询问,还带了一丝笑意,沉溺于那人声音的同时,方才的梦境也一并浮现上来。身体下意识的紧绷,脸上也猛地蹿红。

幸亏暗到看不出。

“没,没什么。”欲盖弥彰的回答。那人既然问了,肯定是知道了什么。乐无异不知道他知道了什么,但他知道他知道些什么,“那个……我……师父……我……?”

轻不可闻的笑声,那人从容开口:“是不是手术压力太大了,才总是讲梦话。”

他张了张嘴,很是努力的镇定了一下,把可能说出...

13

【初乐/谢乐】偏心(1)

空气已不再是燥热难耐,不时吹拂的和风也渐渐带了些凉意。一家名为“小酒馆”的店面干净的立在街旁,店中的设施极具古意,瓷瓶中的青梅酒香气凛人,盛着米饭的小瓷碗长得像是电视剧中英雄们喝完便摔的酒碗。靠墙的一张空桌上,瓷瓶摆了二十余支,都已见底。

乐无异从小酒馆里推门而出,琥珀色的双眼被酒气熏得有些朦胧。他现在是乐小公子了,家底雄厚,才貌双全,单身未婚,市里大把大把的女孩子都一门心思往上凑。

曾与那人许诺过的,他从最好的设计院校归来,拿着国际知名的大奖。作为前途无量的新秀,被各大媒体追捧。

可他没有办法把奖杯捧给那人看。

他想起与那人相识的场景,那是他还是个医生,作为神经外科的博士,跟在导师手...

2 14
 
1 / 4

© 谢衣之徒 | Powered by LOFTER